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賴軍在庭審中一度落淚
  綜合《北京晚報》《京華時報》報道 每張照片留下的都是燦爛甜美的笑臉,被父母稱為“小精靈”的清華女碩士唐靜(化名),因患重度抑鬱跳樓自殺。唐靜死後,父親唐先生將女婿賴軍(化名)告上法庭,以女婿沒有看護好女兒為由,索要死亡賠償金、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69萬餘元。
  前日上午的庭審中,岳父指認女婿明知唐靜患抑鬱症卻拒絕帶其治療且疏於管護,女婿則當庭指責岳父“親人何必為難親人?”此案將擇日再審。
  母親姐姐皆因抑鬱自殺
  死時只有30歲的唐靜是清華碩士,供職於一家世界500強外企,丈夫賴軍在一家獵頭公司做高管。唐靜和賴軍都是對方的初戀,在清華校園裡相戀5年,結婚4年,感情融洽的他們一直是親友、同事們眼中的模範夫妻。但2012年8月28日傍晚,唐靜從自己北京27樓家中的縱身一躍帶來了兩個家庭的破碎。
  死前兩天,唐靜到廣安門醫院就診,被確診為“重度抑鬱”,醫囑為“嚴防自殺”。實際上,她的家庭被抑鬱症的陰影一直籠罩著。唐靜的母親因患抑鬱症喝藥自殺,其孿生姐姐一直用藥物控制病情,卻在擅自停藥後從醫院跳樓自殺。
  據唐父回憶,女兒跳樓前的狀態很差,一直說“我考上清華不是自己的本事”,“我工作上取得的成績都不是自己的”……到了後期,唐靜對家務活漸漸感到力不從心,她不時在電話中向父親訴苦,指責自己的無能。女兒反常失態,話語中透露出的絕望痛苦,讓唐父震驚心酸。
  老父認為女婿關心不夠
  庭上,原告稱在大女兒去世後,他一直為小女兒擔憂,看到她失眠、精神狀態差,他多次提醒女婿賴軍關心下妻子的精神情況,希望賴軍早日帶她去醫院排查,以防萬一。但賴軍不以為然,認為妻子“並無大礙”。
  唐父認為賴軍知道唐靜抑鬱症的家族病史,並對唐靜患此病非常有可能導致死亡這一嚴重後果心知肚明。唐父稱,女兒自殺前,他多次提醒女婿關照女兒的病情。
  唐父稱,在自己強烈催促及要求下,女婿終於帶女兒去醫院做了檢查。醫生口頭叮囑女婿:要一刻不離的看住她,防止病人自殺。事後,賴軍不執行醫囑,拒絕對妻子進一步治療,喪失了最後的機會。唐靜出事前,他出差在外,疏於對妻子的看護。
  唐父認為賴軍對女兒的死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,且具有直接原因,故訴請法庭判令賴軍賠償死亡賠償金、精神損害撫慰金69萬餘元。
  如能救妻子我願拿命換
  “如果能輓救妻子的生命,我可以拿自己的命去換,我們都是受害人,親人何苦為難親人?”庭上,賴軍面對老丈人的指責十分激動,他稱妻子離世讓自己萬分痛苦,“這件事對我的打擊很大,希望大家將心比心。”
  賴軍稱,妻子的去世,是因其有家族抑鬱病史,而這些,是自己在結婚後很長時間才發現的。賴軍稱,姐姐去世後,妻子一直表現得很堅強,她老是說她是獨苗、是唯一的,要好好活著。
  據賴軍回憶,28日唐靜跳樓當天,自己一天都在辦公室。自己的母親在家負責看護妻子,唐靜午休後洗了一個澡,之後將自己關在屋中長達3小時。賴軍的母親怕打擾到兒媳,所以一直在客廳里打毛衣。
  賴軍稱,家裡所有的決定都是自己和妻子兩人商量確定的,包括去不去看病。賴軍稱,唐靜的死是個意外事件,她寫有遺書,也有公安的鑒定。
  賴軍的辯護律師稱:本案不是一起侵權糾紛,賴軍的做法不存在違法,對妻子的死亡沒有責任。
  專家說法
  重度抑鬱患者應住院治療
  前日,心理學教授馬先生分析,從唐靜母親、其雙胞胎姐姐及唐靜均為自殺身亡看,唐靜是抑鬱症家族遺傳。醫院開出了“重度抑鬱,嚴防自殺”的診斷證明後,唐靜所需要做的就是到專業的精神病醫院做進一步治療,“抑鬱症,特別是重度抑鬱症,本身就應該住院治療了”。
  馬教授稱,抑鬱症病因非常複雜,工作壓力、生活壓力大,很可能導致或者誘發抑鬱症,但是也有情感、突發事件等別的因素。要正視抑鬱症,目前通行的就是看醫生、遵醫囑。
  馬教授稱,即便是抑鬱症患者一直服用藥物,藥物對病情的穩定和緩解發揮作用,但也不能確保抑鬱症患者不自殺,因為長期的24小時形影不離,對家屬而言,也是很難做到的。
  唐靜遺書
  親愛的親人們:
  我對自己的能力和承受壓力的能力很絕望。我將無法面對將來生活和工作上的各種壓力。我實在無法容忍自己這樣下去,一步步地越來越脆弱,無法承擔責任和一丁點的壓力。我這樣下去,只會增加別人的煩惱和負擔。
  請爸爸多保重,女兒不孝,請您一定和阿姨相互扶持到老,不要為我難受。
  請婆婆和賴軍多保重,你們對我的好,我只有來生再報答了。叔叔和大姨也請多保重,我對不起您的愛護和關照。
  賴軍你對我太好了,我捨不得你但又無法阻止自己,一天天越來越墮落,你的愛,我來生再報答。
  (原標題:圖文:清華女碩士抑鬱跳樓 岳父告女婿疏於看護)
創作者介紹

保潔墊

nd51ndzo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